小哥出圈了,行业发展跟得上变革吗?
发布时间:2019-02-26

  但愿意进剧场看音乐剧的观众还是太少了,对音乐剧这种演唱、对白、表演、舞蹈相结合的舞台艺术形式,不少中国观众还存在陌生和抵触。在漫长的培育过程中,“声入人心”男团的“出圈”当然是磨合与碰撞中的利好。

  还记得,在节目中,36位成员面对出品人和业内制作人的评估和筛选,首席与否,象征着下次还有不机遇登上舞台。这是音乐剧行业的缩影,每年高品德的歌剧和音乐剧数量有限,国外引进剧又亘古未有,最终站在舞台上唱响剧院的声音,少之又少。当演员乘风破浪终于站上舞台时,发现台下的观众,可能比演员还少。

  另外,饭圈的追星方式一定会与音乐剧圈的规则跟习惯发生碰撞,微博上就有老粉向新粉科普剧院常识,例如不能带应援物、不能拍照录像等,郑云龙也点赞了“劝告粉丝抵制倒卖演员个人信息和行程的黄牛,不要打扰演员私生活”的帖子。今年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张云雷“出圈”后,就引发类似难堪。粉丝在戏院里挥舞荧光棒,演出中“刨活儿”(即把相声包袱提前抖出来),以及鼓动“裂穴”(即过错搭伙)等,都触犯相声界的禁忌跟剧场礼仪。

  阿云嘎、郑云龙两位音乐剧演员CP的走红,为原本小众的音乐剧圈带来良多新粉,也带来新课题。一部中等范畴的国产音乐剧,投资额近两百万元,以前像郑云龙这样的音乐剧演员,一场的上演费也就是一两千元。阿云嘎演一部《我的遗嘱清单》所有演出费也就一万元,“平时都是靠自己再参加其它演出赚钱,补贴音乐剧的爱好”。有些人担忧,当初粉丝的追捧让几部音乐剧轻松售罄了,转变行业预期。但行业各环节能跟得上变革吗?

  在选手们看来,美声歌剧是一个闭环的小圈子,做学生,学成,当老师,而后连续带学生,而当老师好像已经是最好的决定了,成为歌唱家是一个“不敢奢望的梦”。每年声乐歌剧毕业的学生有多少万甚至十多少万,更多的人,是在付出多年努力后,依然不一条生路。但100天的时间,或多或少改变了选手的职业轨迹,他们开始变得忙碌,有了更多曝光的机会。

 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

  小哥出圈了,行业发展跟得上变更吗?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红太阳心水论坛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