斐讯通信:风起于微时即起飞
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  “去年一年,斐讯申请专利上千项,在全市仅次于上汽集团和上海电气集团……”

  今年以来,多个场合,松江区委书记盛亚飞对一家草根企业津津乐道,并将其作为松江区企业科技创新的典型代表。

  这家被称为“小华为”的民企,虽然成立刚到6年,但已创造惊人的销售业绩:2009年-2011年的第一个三年,其销售规模分别是0.56亿、4.2亿和12.4亿元;2012年到2014年的第二个三年,其销售额更迅速攀升到30.1亿、51.7亿和100亿元。

  迅猛增长奥秘何在?公司CEO郑敏笑答:因为市场够大。这句话,说的是“在风口上,猪都会飞”的道理。

  但,真能驾驭风向的,从来都不是等风大了才被吹起来的猪。在数据通信行业,更大的风将至未至,斐讯已经瞄准未来方向,展开了大手笔的战略布局。

  “其实,我并不喜欢‘小华为’的称呼。”郑敏坦言,自己很敬重华为这样的公司,但还是希望有一天,人们能够直接叫出“斐讯”的名字,而不再需要什么注解。

  郑敏表示,“小华为”的名头,源于政府领导和业界对斐讯的一种期望,也表明斐讯和华为在产品内容、创业经历、发展势头等诸多方面,确实有相似之处。尽管斐讯比华为年轻许多,二者体量也相差巨大。

  从销售代理,到自主研发,到自主品牌——这是华为走过的创业路。斐讯通信创始人、董事长,1977年出生的顾国平,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里,也经历过这样的转变。

  资料显示,1993年,顾国平求学于上海电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,1998年毕业后,进入上海振华港口机械有限公司,负责客户关系工作。但他只在这家很著名的企业工作了两年。

  斐讯通信的前身是众翔科技,主要靠代理发家,代理的是一家著名的海外通讯设备品牌。当时做代理的很多,顾国平团队做得不算早,但客户开拓极好,销售额很快超过10亿元。

  就这样,顾国平积累了一定的财富。2008年底,他逐渐意识到自身企业的局限性,开始选择一些销路较好的通信设备切入,结果发现仍然需要工厂支持。但富士康这类大企业,根本不愿接他们这类创业公司的小单,而小厂的代工质量又难以达到品控要求。于是,他们上马自己的工厂。为了创立斐讯通信,顾国平和他之前一起创业的同学帮,将全部积蓄1亿多元悉数拿出。

  同属通信行业,斐讯并不讳言把华为作为标杆。每年,公司坚持把销售收入的3%—5%投入研发。目前,斐讯已拥有员工4000多名,其中技术研发人员占55%以上。公司不仅在中国上海、北京、南京、深圳等地设立了研发基地,还在德国美国旧金山成立研发基地,与国际化最前沿的技术接轨。在这样的基础上,斐讯一年申请上千项专利成为了可能。

  位于松江思贤路上的斐讯总部园,看起来就像一座小公园,里面坐落着一栋栋别墅式办公楼,环境有点像谷歌的随性,可以让研发人员无拘无束发挥才智。“为打造良好的创新环境,员工宿舍、食堂、班车全部免费。公司目前已有上市计划,未来员工也有望像华为员工一样参与股权认购……”郑敏还特别提到一点,公司食堂从不“开小灶”,高管和普通员工一样端着盘子找座位。

  因为是代理起家,顾国平和他的伙伴一直以市场为导向,技术研发和市场开发针对性强,愿意围着客户转。所以,斐讯快速拓展市场,在短短六年突破了百亿大关。

  但由于通讯行业太大,相对于华为、中兴等巨头来说,斐讯通信和顾国平都还是一个陌生名字。也正因为此,此前,顾国平并不讨厌“小华为”的称呼。创立伊始,他就频频接受采访,表示想要打造一个“小华为”;之后,他为斐讯描述的精准行业地位,也是“国内通讯行业第二梯队的领头羊,紧跟行业巨头”。作为斐讯通信的面子人物,他一点点地积攒人气和名气。

  对顾国平来说,“小华为”之称,应该是个有效的营销策略。它巧妙地对斐讯初创期的行业地位进行“认证”,也让人们快速记住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小企业。

  过去六年,斐讯的业绩增长主要来自什么板块?“来自硬件销售,包括个人移动终端、智慧家庭终端、企业网终端的设备等。”郑敏回答说。

  今年,在个人移动终端领域,斐讯推出了首款电商机型——轻客P660,3月份在京东同期预售机型中预售量排名第二;同时,该款手机还销往德国、法国英国马来西亚印度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。在智慧家庭终端领域,斐讯2014年出货量超过600万台,占据路由器约5%的份额,在天猫销量品类排名第一。

  虽然通讯行业市场大,但竞争也格外激烈。斐讯能快速抢占市场,除了靠技术创新,还采取了独特的策略。虽然斐讯在模式上努力学习华为,但在产品销售上却尽量避开华为等巨头的竞争范围。

  目前,斐讯手机主打的都是二三线城市,其“价廉物美”的产品定位,主动避开了那些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。让人感到惊奇的是,斐讯的海外销售额也占到了40%左右。目前,其海外分公司已遍布欧洲、中东、北非、俄罗斯、东南亚、拉美等全球多个区域,海外销售的产品以个人移动终端和智慧家庭终端为主。“欧洲市场相对于国内市场,消费者的消费观念更加冷静,而东南亚的消费模式则更接近于中国……”顾国平如此解释说。

  但到了眼下,郑敏却告诉笔者:“斐讯不会是手机厂商,也不会是设备厂商。比如手机,我们只是把其看成一个策略产品,作为个人数据的入口……”

  2012年,斐讯开始了新思考:单纯的通讯设备买卖,真的可以成为未来方向吗?他们清醒地认识到,无论是做手机还是设备,前面都已有若干“大山”挡着,斐讯不可能完全重走华为的路,更不可能在这条路上超越华为!

  自此,斐讯在战略布局上进行重大调整:今后,斐讯的核心价值不在设备一块,而在于提供系统解决方案,以及数据中心、云服务、智慧城市等终端服务。所谓系统解决方案,也是基于通讯设备的组合式解决方案,因为斐讯既有技术优势,又有齐全的产品线。

  从制造业,到系统解决方案,再到终端服务业——这两年,斐讯在战略方向上“脱胎换骨”。新的战略方向,契合了当前通讯行业的转型趋势,也被斐讯看成“能让猪飞起来”的更大风口。

  “我是在2013年加盟斐讯的,之前顾总找我谈了大半年。在我看来,斐讯的方向很吸引人,虽然刚起步,但已有腾飞的气势。”郑敏表示,如果有好的团队,并朝这个方向努力,斐讯很有可能获得更大成功。而加盟斐讯前,郑敏曾历任UT斯达康通讯有限公司高级总监、副总裁、高级副总裁等职。

  看好斐讯的,并不止郑敏一个人。目前,斐讯公司14名高管中,仅有3名创始人,其他11人均是顾国平这几年从世界各地高薪请来的。公司信息通信技术业务单元高级副总裁杨正洪,曾任职IBM,是知名云计算和智慧城市专家,并曾长期负责美国国税局和多个州的智慧城市体系架构设计和实施; 云计算业务单元总裁贺甬镐,曾是上海贝尔股份有限公司IT负责人……“今年,还将有十几名业内大佬加入斐讯。”顾国平透露。

  目前,斐讯已形成五大业务板块,分别是个人移动终端、家庭智慧终端、企业网、云计算和智慧城市。“智慧城市”板块,被寄予厚望。

  去年12月1日,对于顾国平来说,是个特殊的日子。这天,远在千里之外的广西北海,北生药业召开2014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,会后的董事会上,顾国平当选为北生药业的新任董事长。跑马狗玄机图

  随着增发完成、当选新任董事长,上海斐讯接盘北生药业的计划终于尘埃落定。放弃IPO而入主北生药业,顾国平说:“这一切,都是为了利用北生药业这个资本平台,尽快抓住智慧城市这个机会,做大做强智慧城市业务。”

  “接盘北生药业后,斐讯将把智慧城市的业务全部平移过去。”今后,北生药业的名字也将改为慧球科技,取“智慧地球”的意思。

  据透露,去年12月5日,慧球科技就与湖南韶山签订总金额达10亿元的智慧城市项目战略合作协议,再加上广西南宁35亿元、安徽芜湖20亿元和江苏沛县10亿元的订单,上海斐讯已为上市公司带来了总计75亿元的智慧城市订单。

  斐讯布局“智慧城市”,并非心血来潮。他们发现,作为未来城市发展的新模式、新形态,我国已先后对外公布了两批共计193个国家智慧城市试点,而业内预计,两批试点城市拉动的智慧城市投资规模在1100亿元以上。上海斐讯希望,借助上市公司的平台,加快在智慧城市研发与运营中心项目,以及智慧城市业务的拓展,努力打造一个具有国际化水平的智慧城市建设上市公司。

  而此前,斐讯已在“智慧城市”的研究领域提前布局。该公司分别与同济、交大、复旦联合成立研究机构,重点从规划设计、人文保护、大数据分析等角度切入研究。“现在,各地都还没弄明白:智慧城市到底该建成什么样?我们将发挥自身在技术、产品、理念等各方面的优势,做好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。”郑敏告诉记者,目前,斐讯已帮助广西南宁完成智慧城市的顶层规划,接下来就可以接入“智慧旅游”等垂直应用系统。

  “当前,在国内,智慧城市的板块内容非常丰富,但理念和市场还比较混乱,暂时还看不到有大公司浮现出来。但三五年后,肯定会出现一批有话语权的大企业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。

  目前,腾讯和阿里等巨头已敏锐地发现了商机,与众多城市签约共建智慧城市,但他们主要还是从应用层面切入,而国内做智慧城市的上市公司,也主要涉及智慧城市某一个业务,提供整体方案的还没有。

  对此,顾国平自信满满:“斐讯通信的优势不仅能做硬件,还能做软件,能将很多部分连接集成起来,就跟汽车方向盘一样,制造出优质方向盘是一种能力,知道为什么这样设计才更重要。”

  也有人提出,一旦华为进入这个领域,年轻的斐讯还有多少优势?但顾国平认为,正因为年轻,斐讯不用顾忌沉重的包袱,说不定可以后来者居上。而拥有多个成功板块的华为,暂时还未必看得上这个领域。

  2013年底,斐讯曾对外透露有IPO计划,但后来却迅速借壳上市。有人因此质疑,斐讯出现了资金短缺,借壳上市是为了快速“圈钱”。对此,郑敏表示,并不关注网上的小道消息,借壳上市只是为了尽快抓住智慧城市的机会,若通过IPO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,等不及。

  但他同时坦言,斐讯确实“缺钱”。一方面,智慧城市建设需要大投入,另一方面,斐讯在数据中心板块也开始了大手笔布局。今后,上海斐讯将形成一个全国覆盖、全球重点部署的数据中心网络。在这张大网中,已建和在建的数据中心机柜达到3万个,分布在北京、马鞍山、上海和南宁。到2018年左右,斐讯将在全国形成6个数据中心群,自建机柜总数将达15万个。

  “接下来,我们还要在德国慕尼黑和美国硅谷启动数据中心建设。届时,我们将成为全国最大,继谷歌、亚马逊之后全球第三大第三方数据中心服务提供商。”顾国平说。

  而要建成这样的数据中心大网,斐讯至少要砸入数百亿元。一旦建成,斐讯就可以形成明显的先发优势,与各地政府开展电子政务、电子商务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O2O等方面一系列的合作,力争成为政务云市场全国第一。在企业云、行业云领域,上海斐讯也将大展身手。

  与此同时,斐讯还在积极谋划两项海外并购。这两项正在进行的并购业务,一项是收购法国阿尔卡特朗讯公司的企业网业务,目前已完成了三分之二的程序;另一项则是收购台湾上市企业D-Link公司的全球业务。一旦这两项并购完成,上海斐讯在家庭宽带终端、企业网络终端的业界排名,均将跻身全球前三。

  一系列动作,意味着巨大的资金压力。但若不进行这样的战略布局,当通信行业有更大机会降临,即使能够从中分得一杯羹,“强势腾飞”只会成为空话。

  “眼下,公司的发展方向越来越清晰,但困难也越来越大。相对于原来单一的制造业,如今的多业务布局挑战更大,团队要承担的也越来越多。”在郑敏看来,这样的过程性困难,是腾飞前必须经历的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红太阳心水论坛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百合图库总站| 香港马报资料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 彩霸王| www.04400b.com| 香港金多宝| 跑狗玄机图2018新| www.4949777.com| 兄弟连| 全年资料| 手机现场开奖直播| www.wgfd81081.com|